浏览器版本过低,请升级浏览器
收藏

现代音乐作曲大师Arvo Part纪录片-24 preludes for a fugue-05

夜方夜
1454 粉丝
476次播放 详情
2007-08-06 00:00:00上传
转:阿沃帕特1935年生于前苏联的爱沙尼亚。第一次接触阿沃帕特的音乐是93年夏天的一个黄昏,让我大吃一惊,在熙熙攘攘的今天,竟然还会有心灵如此沉静的大彻大悟的智者。几年听下来,他给我的感觉,总是以安详、宁静的目光,注视着芸芸众生。 在其早期作品中,阿沃帕特的音乐还有一些心灵挣扎的痕迹,特别是其纯音乐作品中,他的令人印象最深刻还是其人声作品如:《圣母悼歌》,在其优美、感人的旋律后面,隐藏着一棵永不安宁的心。《受难曲》则是前期作品的顶峰,它并没有充满戏剧张力,而是一种宁静的期待。他曾经提出自己的钟铃音乐观---音乐象钟铃:停顿、空白、重复、循环和单纯。音乐象阳光,无色的阳光折射进人们的心中。作于90年代初的《柏林弥撒》是我听到的当代最为感人的乐章,低吟的人声,特别是女声部,宛如天国飘来的抚慰人们心灵的天使。他一直坚信,人声是最好的乐器,而这种与听众直接沟通的乐器,在其手中散发着神秘、清远而又渴望的气息。他把中世纪的圣咏与当代人的祈望,有机结合起来,如此的遥远,却又近在眼前。被人们称为“简约主义”(或者极微主义)标签的阿沃帕特,力图用最少的音符,创造出最迷人的音乐,或许这是对当代人贪得无厌的物质观念的反叛,或许也是人们浮躁心灵的诉求,使宗教走下神坛,直如心灵。不过我已经好久没有听到他的消息,特别是其器乐作品。 他的音乐,让我努力去探求其心路历程,力图在其圣洁的音乐背后,折射出属于我自己的贫乏的心灵。 靜寂之中的細微聲音,通常最能引人深思。有人說,這是以聲音來接近心靈最好的方式,這句話雖然沒錯,但是在現代社會裡無比喧囂擾嚷的環境,我們有多少機會能夠傾聽靜寂?連靜寂都難求,就別說要領略靜寂之中的樂音了。*ro Part的作品,卻提供給我們這樣的機會,讓人重新在寧靜裡尋回自己、檢視自己,在那簡單樸素的合唱樂音之中,洋溢著崇高而精妙的氣氛,帶給聽者淡淡的感動。 *ro Part的作品,確實一直都有這種特色。身為現代作曲家的他,作品並不像史托克豪森那般令人難以理解,而是在精簡之中尋求音樂的最大可能性。1935年生於愛沙尼亞的Part,可稱為愛沙尼亞歷史上最有名的一位作曲家,在Tallinn音樂學院追隨Heino Eller教授學習作曲,未滿廿歲時便已嶄露頭角,逐漸受到樂壇矚目。最初,他在Tallin廣播電台擔任廣播錄音經理人,而自七○年代之後名聲更是扶搖直上。1980年,他移居維也納,後來又到達柏林,此後就留在那裡直到現在。他的作品可分為幾個階段,在1968年的「信經」(Credo)之前可說是第一期,而此後受到許多當代大師的影響,包括Steve Reich在內,使得作風有所改變,這段時期到「第三號交響曲」的完成。1976年起,Arvo Part開始專注於中世紀時期的音樂,並融入自己的作品之中。他自己稱這種作品形式為「叮叮噹噹風格」(Tintinnabuli Style),或許是形容就像是風鈴在微風中所發出的叮噹聲的空靈感吧? 簡單的說,Part並不屬於十二音列、電子音樂、隨機音樂、極微音樂的範疇;他的作曲是自我心靈的解放,有人稱之為超現實主義,可說相當貼切。雖然曾經在共黨統治下成長,但是他的作品卻未曾有絲毫教條式的味道。拿Arvo Part來與John Tavener互相比較是一件很有趣味的事。兩人都善寫宗教音樂,尤其是人聲合唱,無論是有伴奏或無伴奏皆然。他們的作品都可說是現代的藝術,然而在和聲或音樂素材上卻都屬於古早時期的風貌。或許說,這應該是二次大戰之後的產物吧,同時也反映了現代社會所欠缺的一些朹西。

评论区